月度归档:2018年02月

十年:2010

春节这几天,又陆续喝了两顿酒,见了垃圾,说起来能好好喝顿酒,聊聊年轻的时候那些傻逼事儿真挺好。见了小时候的朋友张关,来人吃串喝可乐。和小薰妹妹喝了杯拿铁。晚上见到老大、三儿、五,聊起了当年逃课打游戏那些事儿。一提,十年,大家都挺感慨。

以下是正文。

2010年10月2日 在长春和垃圾小朋友众人喝酒

2010 是丰富多彩的一年,至少是2009的升级版,我昨晚趁着酒意翻了翻2010年的照片,仿佛昨天,只不过照片上的人多少苍老。

珠海:

前几年总去珠海出差。到了2010年,有一次我老板夏老师跟我说,这次去多呆两天,我说行。到了珠海,他说给你租好了一海景房,我说啥,不是出差么。夏老师说嗯,呆半个月好了,然后给了3000块钱费用,说你在珠海买个游戏机吧。于是2010年,我有1/3的时间都在珠海。

这一年我往返于珠海、北京两种节奏里,老板们来珠海,我就回北京,老板们回北京,我就来珠海,天高皇帝远,逍遥又快活。

珠海和北京完全是两个世界。在北京,我一般是办公室最晚走那一个,9点多打车回家,匆匆忙忙吃口饭,看电影弹琴读书,早上起床要人命。在珠海呢,我们走路10分钟的路都嫌远,我们的海景房又成了珠海众的据点,下了班,天黑没黑,都要走动一下。

9点上班,我差不多8点半才起,洗澡洗头,跑到露天大阳台看海刷牙,然后开包豆奶,静静抽根烟,搭同事车10分钟到公司。

房子里陆续搬来了三两同事,大家仿佛回到宿舍,相处愉快。晚上珠海的朋友们就跑到我们这喝酒吃串嗑瓜子,聊天杀人看世界杯。抽烟我就去大露台,偶尔下大雨,我搬个小板凳,听雨看看海。偶尔晚上还会和朋友散散步,享受珠海超市温热的空气。这个城市比北京多了太多生活气息。

XBOX 360 带来了很多欢乐,尤其是房子里有个大号背投电视。夏老师有时候过来打实况,韩老师和付小远有时候来打Halo,我和成老师则是每天一定要开罐饮料一起打战争机器,一打打好几个月。

到周末一定要想想玩点什么,我们几个住客加上正奇决定闯一下庙湾。我这辈子坐露天小快艇第一次坐了这么久的时间,4个小时开到了海岸国境线。这次短行印象深刻,白天暴晒大雨,晚上在小帐篷里露营。岛上海岸这边没有光,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漫天星光。情侣在海里拥抱,家庭在相邻帐篷篝火烤肉。我们4个大老爷们,趁着乘船带来的一箱啤酒没有喝完,借着星光借着手电筒堆沙子玩“小孩儿尿尿”。

那次回来,我脱了一层皮,真的是晒得脱皮。所以说那个时候真的挺年轻,掉层皮没啥事。相比我15年去斯里兰卡,脱的那层皮现在还没全好。 继续阅读

十年:2009

大年初一,本来感觉一个晚上能写完的十年,发现春节过去都不一定能写完T_T

一方面是走亲访友,写东西只能是等爹妈睡了,一个人静下来慢慢写。

还有就是写起来,就好像好多记忆不写就真会忘了,不知不觉又臭又长。

所以一篇 blog,准备多分几天来写。。

——————

第一天:

08年的最后一天,09年的第一天印象深刻。

新年前一天我因为08那的一些事情失落得不行,跨年晚上我和逊子相约五道口,俩人好像在五道口吃了口东西,然后坐13号线回立水桥我那里,后来逊子说他有一帮外国朋友在三里屯3.3,我们又去了3.3。

到了33,我就觉得我和那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喝了酒短信乱发一通。后来Judy说她回北京了,在望京的朋友家开party,问我们去不去。我们两个又跑去望京,跟judy以及一群陌生朋友喝酒。

09年的第一天就是这样在奇怪的歌舞升平与酒精中过来的,早上醒来,觉得一切挺好,算是个好的开始。

2009年1月3日,在北京诺富特酒店帮Webto搞软件大赛

继续阅读

十年:2007-2008

今年是2018年,去年是2017年,十年前是2008年,十年前一年是2007年。
就在去年,大学十周年返校聚会,慢慢被磨平的时间刻度忽然清晰起来。
就在去年年底,忽然就特别想写点东西。
其实也不知道写点什么,因为基本上,都忘了。
挺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变化:
世界在变,朋友在变,我们在变。
变化不喜不悲,都会变化,遗忘或多或少,总会忘记点什么。
可怕之处在于这个一不留神。
一不留神物是人非,我忘了我是谁。

说一些还能想起来点片段吧,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运气不错。

2007
这是挺好的一年,这一年我120多斤,据说是个帅哥。

我从天津与大学最好的几个兄弟在南开西南村租了个房子搞美意网,3猫1狗5、6个人。
4月1日愚人节那天天气挺好,我背着一把Ibanez rg470,一个吉他音箱,一个行李箱,坐着T字头点火车来金山公司报道。我现在还能记得当时的一个画面,我穿着一件杰克琼斯的白衬衫,衬衫很干净。当时四环那边有个桥,我从知春路站下车,都不知道怎么把这么多东西一口气带到北京的。

公司宿舍在展春园小区,每天下班我一个人穿着衬衫从宿舍逛到五道口,走到五道口再走回来。当时手机长途费还挺贵,我一般在路边电话亭给 Peri 打个电话,然后回去睡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