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1月

岁念

     好像又挺长时间没写博客了—–最近随笔的博客,好像总是这么开头的,这些年都是。也许无论多不爱说话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念叨点什么。或者找个朋友,或者写写博客。

      SNS依赖症。

      越来越觉得SNS是一种病。夜深人静,你失眠的时候。微博上关注的朋友最后一条微博是两小时前发的。人人网上在线的都是离开状态。QQ上每天深夜陪你说话的姑娘生病早睡的时候.. 这时候才会感觉,世界真的停转了,应该给自己也关下机,早上再打开。

      纵然还是感慨万千,网络对于生活本身改变了太多,改变了我们本身。十三年前在拨号BBS上收蓝波快信,深夜回几封邮件,然后和青梅竹马的朋友背着父母聊聊电话。十年前这个时间21度还有一堆没睡的朋友,大家发帖子,回帖子,一段一段,而不是一句一句—是故事,mIRC也总有几个没睡的”网虫“。几年前这个时候,还有几个没睡的朋友,在qq上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一边还在喝点咖啡,写写博客。

      前几天和大王还在说,我们的注意力和表达的观点都是碎片式的了,就像好久没有进行磁盘整理的硬盘那样。读的书,看的新闻,注意力跳转得厉害,生活本身一天也万千变化,朋友之间就更不必说。就连正经完整地读一本书都是挺难的事儿。

      生活的内容丰富多了,反而记不住几个。故事都成了微小说,反而没那么重要。

      碎片

      一直想写一个碎片系列。有时候没边儿地想,是什么构成了我们生命的本质?就比如你回忆自己年轻时候那点儿事儿,是不是就跟演电影似的?是真的却不真实,是记忆却记不住,是往事却觉得生活还没开始。你不是那个你,他不是那个他,世界不是那个世界,你就像是一个猴儿精修行了几百世,然后糊糊涂涂变到这个世界上来。

      所以说,往事是碎片。组成我们生命最有重量的过去,都是碎片,时间久了 就成了沙子。照片也是会退色的,就算你翻出几年前的电子档,站在当前视角上,也难免惊讶。我生下来以后最早的伙伴是@龙虎 和张关,长大后见面的机会本不多,回忆那些幼稚的简单的快乐,竟只有那么几件事,却会让你心头温暖,渴望时光倒流。

      幸福就是那些小事,我们只能从时间上带走一些碎片。所以我一直想写些文字记录这些碎片。

      写下来,就放心了。

    朋友

     我的好朋友越来越多了,虽然有一些我不确定我是否也是他们的好朋友,但是我宁愿相信,因为我尚有感应。在工作中,在网络上,在一个人的旅行,在某些短暂的邂逅,在重逢。我的一个好朋友流浪者汪勇,我不确定这个老头是否还记得我。他说他常年的流浪已经习惯不去记住人和名字,因为遇见的人太多了,是心灵的包袱。的确时这样,因为一旦你认定一个人是你的好朋友,无论你们见过几面,喝过几次酒,说过几句话,你一定会在某个时间莫名其妙的想念他。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还挺好的。

    旅行

    渴望已久的毕业旅行竟然只有几天,第三次独自的丽江之行仍然充满遗憾,连守店人啊春都说你这次怎么又这么短至少呆个一周吧。其实这短短的几天已经给了我很多快乐,记忆和朋友了,每一次短暂的旅行都是。世界上大致有这么几种人,认定一件事儿执著的生活下去,比如旅行认识那些常年流浪的人或者放弃城事去丽江或西藏生活的朋友。还有一种总觉得目标在前方,只要到了那里就自由了,比如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成为这一种,但我很开心至少我会尝试更多的冲动和旅行。我想这是因为我还没有学会爱的但当

    从前年10月就念叨要去看看梅里,可是去了三次云南连玉龙都没去过(今年还算有点出息跑去了香格里拉和普达错)。飞机上拍了不少雪山,@马乐 说那是梅里。我希望她真的就是梅里,我想我有一天真的会在这座雪山面前好好看看她,住下来,每天喝喝茶。

    岁念。

    其实起这么个名说这么多废话真挺浪费。可是我真是不乐意写年终总结神马的了,回忆都碎了,都微了。

    其实能大半夜在自己的博客对着自己念叨念叨,挺幸福挺好。

    @马乐 说这是梅里雪山,希望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