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06月

王小叶十三岁生日快乐

 

      话说这是王小叶出生后的22个年头,这22年来 全球变暖了,改革开放了,经济发展了,奥运要会了。时光总让每一代的年轻人充满疑问,就好像是那个年代的脑筋急转弯变成了如今的超级冷笑话,当年的文艺青年今日的非主流行为艺术青年,重要的往往不是问题本身,而是隐藏在表层哲学后面血淋淋的本质:为什么王小叶同学制造日期已经过了22年,她却只有13岁?不。很可能还是12岁。 这。是一个迷。

      时间的和谐号高速转弯,首位相望。1986年6月30日,6月30日至7月1日中葡关于澳门问题的首轮会谈在北京钓鱼台国家宾馆举行,王小叶作为祖国统一的象征,咔嘣降生,世界从此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历史不存在假设,可是王小叶的降生我们必须假设,我们跨越历史的概念,忘记时间,假设存在有所不同的平行宇宙,那么由于王小叶的降生,我们存在的世界由此与众不同。因为它拥有,绝无仅有,继往开来地拥有了最闪亮的一颗明星 — 臭鼬星。

     王小叶22年的咔嘣降生对银河系、对那美克星,对我们生存的地球,我们的环境,我们的和谐社会有怎样的影响是一个极为复杂的高数方程,这件事笔者和王小叶同学都无法去预估、衡量。因为笔者和王小叶同学的高数都挂了,让我们从神学或者哲学的角度来剖析问题本身–也许这就是轮回吧。当时间的马车暂时停下,留下了历史的马粪,滋润了光阴的土壤,开出了美丽的小叶 — 也许这就是偶然之中的必然吧。

    此刻,在这个无比重要的历史时刻,王小叶同学正和几位东北大姐快乐的以打扑克的方式庆祝这一重要时刻。真担心13岁的智商是否会输光她身上所有的钱,让我们想想这样的画面:一张大白脸上面贴满了纸条!1,2,3..一共22张。让我们带着对未来的思考,记住这张想象图。

     好了。笔者在2008年6月30日00:02分的时候,写完了这篇很二的文章。不同的是,王小叶已经十三岁了,世界再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王小叶今年十三岁:奥运会是否会胜利闭幕,油价是否会再次上涨,股票到底到没到谷底??这些都是在这件事之后,全民需要热切关注并讨论的。

     好吧。让我们说一句本文最核心的一句口号:你妈生你不容易,王小叶生日快乐!

     

     

设防。

   每年年初12-3月是最倒霉的几个月。经常丢东西就是苗头不对。

   每年6-8月是最论套的几个月。最近这样就是苗头不对。

   坚决不能让生活再乱套!

   我要步步设防,冷静处理,闭关修炼,早日成仙。

 

   

平平淡淡才是针

    1.周末回了趟天津。其实城市和城市都差不多。麦当劳, 火车站, NightClub。怀旧怀来坏去没什么好怀的,还不如怀个胎,也算是对未来的盼望。看朋友晚会, 去夜店摇摆, 在咖啡馆喝东西聊天,说来说去都那点事。

    天津的Seven慢摇吧。我一直挺讨厌这地方,因为我觉得咚起咚起那不叫音乐,蹦蹦跳跳也不是跳舞,顶多看看看不清的美女,喝喝酒抽抽烟。那天老衲第一次在夜店摇摆,我发现这玩意也挺好:DJ捅捅咕咕,众人舞舞吒吒(东北话啦..)..然后成天上班活动不到的关节都能活动一遍, 也不错。

    夜店遇到一搞刑事案件的律师大哥,喝了两杯。打一案子3万多。

    2.最近真跟怀胎了似的,心情总不好,也总怀疑人生,傻逼呵呵的。晚上加班碰到奶猫,说好喝一杯。俩人要了烧酒,唠点小嗑。聊到了父母、兄弟、女人 似乎都没法让你不寂寞,最后也没得出什么结论来。倒是出门时的小雨格外清爽,心情明亮,格外精神。我说我老了,奶猫说我是小孩儿,说小孩儿不让抽烟。真讨厌=_=。

    3.和webto在家看岩井俊二的《市川崑物語》,原来纪录片还可以这么拍。市川大爷的照片都是在摄像机旁叼根烟。大爷年轻的时候喜欢动画片,一辈子最喜欢米老鼠,后来整电影,认识了和田夏十,和大婶专门给市川大爷写剧本儿,写一辈子。后来大婶儿得癌了,死了,很平静。市川大爷继续拍电影,这辈子拍了好多电影。我想最近找一些市川大爷的片子看看,因为看clips觉得很有意思。

    4.说到导演。觉得工作这方面自己还不够靠谱。做好产品经理应该像导演一样把各种事情都安排得有条不紊,发扬艺术神经,有时候也得发发神经,要专注,要有纲。不能让制片人和观众失望。我最近总这么勉励自己。李三导也说不能瞎混了,我觉得靠谱。

    5.去天津那天路上有篇小说的构思,在脑子里写了个开头:“喝着90年的小酒,抽跟03年朋友送的雪茄,坐在08年,听一首 xx年的《Mr.Adult》(哪年的..-_-),打开02年建的那个pub,回忆那些2018年的事情”。想着想着觉得很好玩,用一个假装回忆的角度写写身边朋友的未来。

   然后我就琢磨写写那些21度(http://www.21du.com)的故事,写一小说,应该能很好玩。可惜04年以前那些资料都没有了,06年再开了之后论坛上也没有什么了。各位21度的好朋友,是否可以给我提供一些素材或你的21度故事呢?

   我还想着有时间把它重开起来。可能还不能恢复以前那种感觉。管他呢。

唧唧歪歪

Toys.

 

 

 

   闹心。唠点家常嗑。

   1.最近有点贪玩, 给自己买了一玩具。那天在网上翻积木,现在这玩具是越来越贵了,就一破积木好几百。看来摆一小城市或者小楼还真得慢慢攒。你看我这拼的像直升机嘛?

2.Hard难度的战神有点折磨人, 眼看着自己一次次被乱倒砍死, 又屁颠屁颠复活去pk, 出不了这口恶气哇。太鼓达人基本上荒废,咔咚咚的节奏型还打不太好。我发现太鼓这个游戏挺考验定力的,一份心就完蛋。不能因为200连一高兴就乱,也不能因为打错一小节就退,心静心静。

3.重看《乱马》,看到最后一本,不舍得看了。

4.今晚上寻思弹把琴,发现4月刚换的达达里奥已经生锈了。手也秀逗了。艺不压身,全给扔了。

5.卓越网基本就一不靠谱公司, 但是编号F818的客服服务mm不错。

6.这周精神很恍惚,上午没睡醒,下午抽根烟跟嗑药了一样。我发现就不能把psp带进被窝。2点之前睡觉基本上是做梦。

7.创意女A 终于荣升某4A SCW(资深文案)了。下回去上海你得请我吃饭!(根据低调创意女A要求,隐去A及公司名字,如有雷同,纯属太雷)

8.韩主编找对象啦!!!韩主编找对象啦!!!韩主编找对象啦!!!韩主编找对象啦!!!韩主编找对象啦!!!韩主编找对象啦!!!..我咋这么激动呢~

9.RADA小平友明儿来京, 说找完瞿颖带我去星光看爱戴去。好久没吃金鼎轩了, 上次去好像吃的虾饺和状元及地粥, 看的是Lacrimosa.

10.最近Myspace上好多朋友加我, 幸会幸会。我这人在新朋友面前特爱装腼腆, 不知道说啥好..见谅见谅。

11.Axure RP 非常强大, 本身的交互体验再细致点就好了。

12.不炒作就不能出名吗?听说最近有人忽悠广电总局封杀《功夫熊猫》。我认为广电虽然总封杀这个封杀那个,但没有一次是被傻逼忽悠的。

13.下午在公司遇到某人, 相视一笑, 忐忑不安, 心里惦记。

14.靠..11:58…今晚的早睡计划又泡汤了。洗澡尿尿裸聊碎觉,晚安,Good Nike 。

老衲酒后师太

    好多特别重要的朋友都不是一起长大,而是一起喝大的。最近喝高了都会偷拍一下,盘点一下最近的酒吧。
   倒叙,真人大部分采用艺名,重点说一下上周末:

  

   6月14号。与解有才,解才女,军医女主刀在西单耗酷。Webto回天津,韩律师深山闭关修炼中。我在西单的星巴克前一眼就认出了解有才,他还是那样的高大帅气,脚踏有才光环,身旁美女环绕。

   也不记得俩人扯些啥了,重要的议题都是在俩人搀扶着去尿尿的路上点着根烟完成的,那感觉挺好。喝酒就得是一类人在一起喝,有一天,我们一定会成为不抛弃理想,爱家庭爱社会,爱女人的富有流氓。

    圈子里好些兄弟一见如故。解有才说喝过最多一次就是上次我们在长春啦,我们说好年底有才来长春要把一些很重要的朋友介绍给他,比如李三导,朴老师这些长春文艺界教育界的重要人物。我们又慰问了韩主编,我给光哥致电已经基本陪好了解兄弟。我们又怀念了一下程少爷和铭路少爷。然后像上次一样,我们又在全世界晃晃悠悠的时候告了别。

    单纯男人的世界也挺好,这感觉有点像《在路上》。

    ps/燕京太上头..我从西单坐了一站地铁就下车让地铁的小姑娘带我上厕所,然后快到立水桥在车上一顿吐。感谢给我递纸巾的穿红裙子的mm,虽然我已经不记得你的样子。感谢被我电话骚扰的朋友们,虽然我查通讯记录才知道我骚扰了你们..。

  6月10号。簋街干锅辣鸭头。和南开圈子的兄弟们。参见《一夜变大心》这篇日志。

  6月2号。钱柜KTV。与公司最好的一帮朋友,彻底师太,路爷还给偷拍了片段..我现在每天祈祷路爷手机不要丢, 或者祈祷手机赶紧掉厕所里。同事之间难得有这样的好交情,因为有这帮朋友在所以我还是很喜欢上班的。那天唱了首《Don’t Cry》雷到大家了..。

  5月22号。店的名字我没记住,吃的是烤鱼。参与人员是樱爷飞爷路爷防爷。我就记着他们讲了一黄色笑话酒醒我给忘了-_-。

  5月18号。(一高兴忘照相了)上海一家记不住名字的店,喝了点江苏黄酒,吃了点海鲜,后来一北京大哥来了气氛有点不好,又回宾馆喝的。那天爷在床上跳舞又献唱了东北版《找钥匙 》..太他妈师太了。

  5月17日。杭州一家大排档。

  盘点结束。好像挺长时间没和韩律师喝酒了,等他过几个月被放出来的吧。长春的哥们们只能长春再聚喽。戒酒一周~这周谁再找我喝酒我和谁急。

  想起了与非门的《乐园》:

  偶尔喝了醉了闹一闹
  来点小小刺激也挺好
  管它纷纷扰扰有多少
  只想开开心心活到老。

 男人有些话只能和兄弟讲。我们正在老去的父母,曾经爱过或爱着的女人 ,我们还没有赚到的金钱,我们重新认识的生活。
 兄弟在一起难免喝大。说说心里话,再撒点野。不能同生,但求同醉吧。

雨天爱情故事。

   下雨天,在办公室耗着。有点蛋疼,编了个故事…这也许是我编过比《老王子》更忧伤的故事了..。
…………….
   北京的雨天,最适合在日本居酒屋清净地喝小酒,兴致正高可以站桌子上拿着扇子跳舞。正对着们,细沙雨雨,眷恋外面烟雨蒙蒙。

    门外的姑娘打折伞,头发衣服被淋湿,打着卷儿,很性感。看了一圈,对我说 有点冷 可以坐在这里吗?

    我们眼神一对,一种莫名的感情就像雨水打在地上,泛起水花,淡淡的又退去。

    她深情地看着我,喝了口烧酒,脱了衣服,脸色红晕,白嫩地身体躺在木头桌子上。居酒屋灯光昏暗,外面细沙雨雨..

    姑娘 轻声说:"我们吃人体宴吧.."。 我低下头,轻轻地在她耳边说:

 

 
    "姐们,你洗澡了吗…?"

 

    她深情地看着烟雨蒙蒙的居酒屋卷帘外面…时光定格,那是我听过最美的声音:

 

 

     "哥..我洗了。那不··外面刚下完雨嘛.."

 

     The End.

震声雷雷,细沙雨雨

下雨天,北四环车当烂灿。

 

 

 

    照片: 2008年6月13日 5点55分。北四环 倾盆大雨 车灯烂灿。

   

    闷了一天的气压团,终于在几声炸雷之下爆发。就像女人和你发脾气,阴着一天脸,然后和你大吵一顿,电光雷鸣,忽然泪如雨下。

     那些阵雨般的日子阴郁的,压在心头让人喘不上气,走不出去,想要躲藏起来。

     虽然爱情很可能在这个时候慢慢结束,但最美的 往往是阵雨中每次放晴的轻松的空气,鲜亮的花草,柔软的云朵,哼着的歌。就像一次一次的离别 初恋。一个你已经想逃避的女人忽然完美,可爱,一次一次地。Rosecat是否还记得你的名字?我真想念。

     那天也是这样的雷声这样的雨,那晚玫瑰灿烂绽放。雨放晴了,爱情迷失。

     —

     叨叨这么多..其实就是想给大家听首歌:) 正好下雨。

    《Endless Rain》,X-japan.

      Until I can forget your love
 Endless rain, fall on my heart
 心の伤に
 Let me forget all of the hate,
 All of the sadness   *
 Endlsee rain, let me stay evermore
 In your heart
 Let my heart take in your tears,Take in your memories
 Endless rain, fall on my heart
 心の伤に
 Let me forget all of the hate,
 All of the sadness.

柔软坚硬。

   

    晚上大p给我发了一篇blog,叫《汶川一月:那30张感人的图片》看完给我感动够呛。

    我是一个非常远离主流媒体的人,不看电视,杂志也只是那几本行业杂志,网络消息主要来自各种博客。对于地震这个事情,我更多是被周围的人和我接触那些博客所影响,受一种场力。落眼的地方,更多在数字和争议上面。上周在上海住酒店就看了下电视,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落笔都如此难受。

    网络给予了我们一个输出关注力与放大影响力的环境,地震以来炒傻浪私通,炒红柿子会,又炒余秋雨。却无法遍历每一个真实的人,将他们牢记。碎片拼凑,像在看故事连载却不是故事。

    如何关注故事的花絮,如何喊叫发挥,但你必须希望事情能够好起来。看数字,看花絮,都是带着思考去判断。看画面,涌上的这是心底最柔软地方..  bless。

一夜变大心

簋街-喝酒。

 

一夜变大。

    昨天哥几个下班从北京各处奔向簋街"干果辣丫头",临时决定召开"汇报近期感情生活 性生活 经济生活及娱乐文化生活主题酒会 – 暨纪念毕业一周年—我们长大啦 主题酒局"。酒局上各位少爷分别就近期对象与老和尚私奔, 情人艳照被盗, 工资浮动基本稳定, 办公室艳遇等议题等发表了重要讲话,除小欣欣一人有被妞泡的闷骚经历外, 其它各位少爷各项生活均随股市大盘萎靡不振。

   据悉,酒局上基本解决了老道的夫妻生活和谐问题,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结束,除前文提到的小欣欣同学主动提出埋单黯然心碎之外,其他人均带着笑容回到了他们所居住的昌平、怀柔、密云、通县等帝都主要商业区。

一夜变态。

   酒局上给对象们打电话,均在吃毕业散伙饭。这才反应过来已经毕业一周年了。在这个时候怀旧太三俗,只是这一年大家的状态都转变太多,简称变态多..。
 
   去年这个时候:三天两头卖醉,退出了makee的创业团队。去西南村买水果,骑车送猫爪回寝室。往返于北京天津,每天感叹哀伤,单纯得不行。

   就好像一夜变态,大家转换角色,聊的话题,想的事情。
  
   成天惦记毕业前那点事,那些人,算不算一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