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12月

something about DM

好像没有在这里写过有关传媒方面的东西。一是原来觉得正儿八景的东西应该写在space上, 这里只记载心情。 二是觉得有失水准, 丢人。既然SPACE被我BAND了, 那就在这里写些废话好啦。恩恩 传媒 一船蜂窝媒(注:mbaRADA@_@)..

从05年6月开始关注接触 DM 以来, 开始对这个领域感兴趣,因为他这种在国外成熟, 并且在国内新型的这种传播形式, 因为他所折射的机会与机遇(当然后来发现并没有想的那么好)。过多前辈门阐述的专业的观点我也不想赘述了, 套路性的东西很多,但是本质问题难以规避, 开放的思路很多, 但是难以改变现状。网上到处是嚷嚷赠样刊的,送出了地址真正收到的也没有几个,雷声特别大,雨点特别小。后来认识很多墨和老北这样积极的DM布道者, 听取了很多意见, 有的也只是一面之缘, 但是这样的行业气氛, 真的非常好, 真的非常感谢

其实DM 的蛋糕有多大, 我还真不敢断言, 恐怕国内也没有多少行家可以中立的分析。说白了DM也不过是平面媒体,他们有很深后的血缘关系,如今国内平面媒体市场竞争就如此激烈, 还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低糜,留给DM的生存空间还能有多少呢..? 不过,这真是很诱人的一块领地。

诱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市场空白,都想往里挤,可是真正做得时候才发现面前已经躺下了一堆尸体,或者一堆尸体正要倒下。单说我说在的城市天津,从零售到商业行情到美容到城市杂志的DM, 各种规模,各种品质,各种价位 你都可以看到。跳出来看,都很低调。比如我当时感兴趣的校园媒体,总觉得是1st, 但是客户告诉我说,去年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人在做了,1周年祭日,阿弥陀佛….。大家全都向钱看,向流行看,仿佛够时尚,就可以拉风,够折腾,就能赚钱。

我的观点是 脚踏实地,从文化做起。我们不能再犯急功近利的错误。在我认识的想要涉猎DM领域的人中,至少有一多半是想一夜暴富的, 无本投入或小投入,3个月收回投资,半年开始盈利, 一年利润翻倍。可是单就虚报印数这一普遍现象来看,行业的信誉建立在如此不健康的行业规则上,如此真的能够乱世出英雄么?客户如何监督,如何评测效果,如何计算分析数据?我们也许真的比客户先行了一步,但是等客户在我们的教育下聪明起来的时候, 整个行业的状态又是怎样的呢?

所以应该脚踏实地。脚踏实地的含义是把杂志当作一种事业去做,而非一份简单的投资,遵循谨慎科学的商业法则,用长线目光来做市场预期。
所以应该从文化做起。杂志的文化,团队的文化,DM公司自身的文化,结合城市大的文化,目标受众的文化。现在消费性DM都在强调时尚,但是时尚的东西如此容易复制,数据库甚至也可以买到,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又如何竞争,怎样从容呢?我认识的一个正在做校园DM的同学上个星期给我打电话,说各种关系都搞定了,让我帮着联系公司连编辑加排版全都外包出去。我就问他,你的编辑和排版都外包出去了(他开始的意思甚至是外包给一家公司), 那你在你DM 杂志中又处于怎样的位置呢?我们真不能为了眼前的时利去做DM, 这样真会迷失自己。把它当作事业,才会有回报。

今天看到群里老北他们说明年9月想做全国18个城市的CAMPA-DM 的联合。我觉得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idea,但是其中有不少问题需要深入探讨,不少风险需要预防。比如建议中说不讨论利益分配等问题,我觉得单就这一点就非常不好协调。另外我觉得,特别时Campa-DM,真的应该好好研究一下。每次和朋友讨论到它,总是先讨论哪哪城市有多少万大学生。我觉得这并不能说明太大的问题。而文化,我强调文化,最底层的东西。DM不是快餐式的媒体,它虽然是免费午餐,但是也不应该把自己和常规平面媒体孤立出来,反而应该借鉴传承。

以上是一个外行的一点感想,各位DM同仁批评指正。

Once upon a morning

每次在早上起床, 吃过早饭, 就仿佛从未感觉生命可以如此之长。Linde Eder 的Once Upon..倒让我觉得这个早上, 仿佛天上也有那么多眨着眼睛的星星..摇摇欲坠。一辈子,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一朵花, 在清晨忽然绽放, 晚上的时候它的事情就结束了, 没有被记住, 也未被遗忘。

而我的生命只有一天的时间, 我醒来了, 我睡去了, 前世今生恍若隔世, 却又万缕千丝。我的生命只有一支烟的时间。所以说生命真的没有贵贱之分,或鸿毛或泰山,或者是2块钱一包的双叶,或者是朋友赠送的一颗特贡的中华烟,燃烧过 留下了自由旋转的灰烬。

听Eder 的这个早晨, 我想起了比才大师的最后一部歌剧《Carmen》。1875年3月3日的那个晚上,柯米克歌劇院 舞台上一部伟大的歌剧正在上演, 舞台下观众纷纷离场,而如今它却成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歌剧之一。人的审美总是迟钝的, 对于爱情亦是。所以说人类可能不善于发现,但是却善于总结,有人纪念一部伟大的歌剧,却没人记住一场平凡的爱情。昆大爷好像说过,没有人回味一场像重读一本爱情小说一样来回味一段爱情。好像是这么说的..。

而我已经记不太清卡门的那些精彩的细节和剧情的全貌,除了酒馆里那一场最著名的曲子和历史“我却想起了玛利亚·尤音,路易斯还有基诺长大10多分钟的谢幕,基诺在歌剧结束的几分钟都还没有从剧情中恢复过来,眼神一直忐忑,直到他们第5,6次谢幕才略带微笑。真是精彩的一幕。

只记得伟大,不能描述全貌。记得我的芭蕾舞剧欣赏老师说过,芭蕾舞剧是一种舞美形式上的艺术。也许爱情也是。
一个上午,慵懒的 听着Once Upon Dream的上午,一根烟的上午。常在想,如果我死去,也许那是个晚上。也许这样安静的早上,也是平淡结局的大好时光。无需记住我,只需记住我怎样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