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07月

没什么题目

就这么疯疯癫癫跑未建成的大楼顶上去了,还是被中央控调的三角铁给伤到了。裤子没破, 腿上却划出了一个带血的口子。让我想起了去年在广州左腿膝盖受的那些伤,晚上去探望它们,那些伤痕只剩下浅浅的颜色,马上就要消失掉了。

最脆弱的, 还是人的心灵。如果心里的伤痕也消失掉了,是不是也会遗失那些美好。给幸福拍照,需不需要给伤口拍照?怎样纪念?是否有意义?意义是什么?
..

这两天看了两个斯科西斯的电影,一个是关于心灵救赎的,一个是关于孤独感的。有点伤感伤感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