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06月

儿童节 我们的理想往幼儿园里开

儿童节 我们的理想往幼儿园里开。

和好几个朋友说过, 这个BLOG不会在写下去了。我说原来的我是小孩子的我, 而现在的我, 那个曾经被别人叫做小王子的孩子, 已经长大了。为什么叫晚安 Dreamility呢。前一个词, 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词。后一个词是我自己造的, 具体是什么意思, 我也说不清楚, 就当与梦(梦游?@_@)有关吧。而这样一个一夜长大的孩子, 怎么还能在这里写字呢?…

什么是长大呢? 也许没有长大, 只有改变。小时候, 以为像爸爸那样穿上西装, 留着扎人的胡子和拥有深邃的目光就是长大了。青春期, 以为正经谈一个女朋友, 认真负责就算长大了。那么这次长大呢? 也许没有长大, 只有变化, 我们经历了一些事情, 越来越接近这个世界, 保护色。大家的颜色都一样, 就不会被吃掉了..。这真的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经历的越来越多, 就变得越来越快, 我们的价值观变了, 容貌也改变了。岁月让我们苍老, 伤心。连叹气的姿势和忧伤的眼神 都变得不一样了。

是阿。一个不再相信童话, 不再相信爱情, 不再轻信别人的人。一个开始看中自己, 开始故意自私冷漠的人。一个只有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点根烟 听听jazz 才显露忧伤的人。一个不再情愿当孩子的人, 还怎么在这里写字呢? 至少我的梦里再没有圆的床和房子, 一个给我做饭的人。而我关心的是我什么时候能开一辆保时捷跑车, 或者什么时候能有一只可爱的大狗, 可以一个人傍晚的时候在海边走走。

很可怕吧。

前一阵子和朋友聊, 我们的教育都错了, 我们的孩子的价值观都错了。小时候, 老师是这么教育我们的,有钱就能买到幸福么? 小朋友异口同声答错“` 老师告诉我们, 幸福不是用钱可以买到的。可是我们每天拼命的工作学习为了什么呢? 为了祖国繁荣富强, 人民健康幸福? 为了崇高的xxxx理想, 还是为了科学的进步啊… 说到底, 不就是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自己有更多的钱么? 如果整个世界都开始庸俗, 那么就没有庸俗, 大家朝着一个方向努力, 只不过借口不同罢了。有人说, 你有钱, 你买不到爱情啊。撤蛋呢。人多少都是有点虚荣的。要么没有爱情,有钱买不到,没钱也没辙。要么有爱情, 如此廉价。人总是要生活的,总是要长大的。人总还是要有点理想的。歌里不是这么唱得吗? 这丫不过是生理冲动!

孩子们总是知道的太少了, 所以才叫做孩子。前一阵刘墉来我们学校了, 据说必须买一本他的书才能去听演讲。我就没去。知道的少是幸福的事。很多时候我们是心甘情愿的被骗,付出感情,等真相大白以后又接受不了。

很可怕吧。

不过..这些可怕的想法, 可不是我想说的。我只是发牢骚罢了。正因为理想如此庸俗, 又庸俗的普遍、高尚, 所以我们的生活中才有许多其他的东西值得我们去珍惜和欣赏。亲情和友情, 小孩子之间的感情。正因为理想如此庸俗, 又庸俗得高尚, 才觉得我们的亲人如此接近我们, 关心我们。正因为理想如此庸俗高尚, 我们才应该珍惜嗜好、爱好和一切癖好。当然, 也许它并不会成为理想的工具。

还记得昨天晚上给一个儿童节前一天过生日的小朋友画生日卡, 晚上给她听Lisa Ekdahl的jazz, 然后又说到了X-japan和hide。整个晚上我们就说起了x的事, 我给她放the last live, 给她听endless rain。然后我就在这边哭, 她开着视频在那边哭。她说如果可以这样一直听一直挺该多好呢。然后, 天就亮了。这样的晚上我竟然没有抽烟。我嚼起了小饼干, 特别特别的甜。

前几天和好朋友聊, 朋友说, 看着你长大, 多么温暖的句子。可是..也是 看着你变老阿^_^ 机器猫如果长了白胡子, 是不是也一样可爱呢。幸福的孩子都夭折了。

儿童节, 是一个温暖的日子。虽然不知道怎么过, 可是要过的。这是一个纪念日, 提醒我们曾经是个孩子。感谢那些可爱的朋友给我那些快乐的时间, 让我一下子从一个有罪庸俗高尚理想的成人一下子变成孩子。谢谢马路牙子的阴影, kfc的蜡笔向日葵, 长安街上面夜晚的海洋, 永远走不完的路, 和我一起去97 tokyo看The last, 谢谢那些时光, 无论是哪年哪月我们变成什么样子, 还可以让那些庸俗高尚的理想去死, 让爱情去死。我们有关我们的一切, 然后咯咯咯地笑。

我们忘记了世界谈梦想, 我们约好了时间看月亮, 我们对经过床前的星星说晚安。

晚安。Dreamility。

音乐迷幻药

记得第一次听重金属, 是ACDC, 第一次喜欢BLUES, 是SRV。第一次听懂jazz是一个喝醉了的晚上, 爱上Radiohead因为 Creep..。淘到这张《Chimera》, 还是前年冬天在学校食堂前的地摊上。

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些纯粹的东西, 也就是说, 还是有些排斥电子的。后来接触了the BENT, 接触了 passionoia, 第一次知道音乐除了可以左右你的情绪还可以奇妙的触动我们的特殊的神经, 让我进入一种奇怪的亢奋的状态, 就好像吸毒一样, 这个时候完全不知道在干什么, 也完全不知道在哪里, 这个时候肉体是虚无的。

就好像被人间大炮射上三万米的高空, 然后乘着降落伞慢慢降落的感觉。第一次听完Delerium – Just A Dream 的时候我是和朋友这样形容的。把《Chimera》这张CD 划分为迷幻音乐并不是非常准确的, 因为它里面的确包含了非常非常多的音乐元素。从电子舞曲到工业噪声到牧歌到前卫古典, 甚至还能找到印度音乐和说唱的影子 , 它的确会带你进入一次非常奇幻而且惊心动魄的音乐之旅。如果你恰好喜欢《the MATRIX》这部片子, 当你闭上眼睛在黑屋子里用手轻轻伏着耳朵上的耳麦(因为这个时候你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儿了), 你会有一种在Matrix的电路中穿梭的感觉, 而恰巧这个时候整个Matrix 的Program坏掉了, 你不知道一睁开眼睛会是哪里, 存在 或不存在。

《Chimera》的第一首歌叫LOVE, 飘着的女声和高音打得很宽的吉它, 接下来是节奏很密的电子股, 电子味推得有点弄得女声和声唱着Tell me.. , 歌颂着远方。如果说第一首LOVE 就给你一种起飞的感觉, 那么第三首 Just A Dream 是为了让你降落的。Just A Dream是这张CD 非常值得一说的一首曲子, 特别是开头那段鼓, 真的是太舒服了。记得大一的时候每天早上上学都要经过一座立交桥, 远处是很开阔的粉色或橙黄天空, 每次经过那里听到那段鼓的时候就已经分不清时间了。

CD里面的歌曲部分也是非常好听的, 《Touched》是感人的, 很干脆的吉他扫弦, 暖和的Fender 音色, 干脆利落的鼓点, 爱尔兰民谣的悠远味道, 唱歌的人北美腔调, 碗转的旋律, 如果说缺少什么, 那么就只差眼泪了。歌词也非常喜欢。紧接着的《Forever After》也是非常可听的, 印度味非常浓, 用电子的方式演绎, 就好像传统的茶叶加了很多有趣的配料。

Delerium是一支温哥华的乐团, 是Delerium原本是创立人之一 Front Line Assembly 的side project ,找了一下资料 据说side project这种东西有一定的商业阴谋, 电子这种东西, 毕竟是很容易就能玩出一些东西的。不过Delerium 真的很好, 很成功, 中国话说, 挺有想法。

天真而鬼魅, 一个鲜华光量的世界, 不同于the BENT的糖果世界。这就是Delerium的Chimera。我现在喜欢叫它Chimera DRUG。我喜欢叫它迷幻药。喜欢把它翻译成 梦幻绮想。

您好 我是frish

记得看过一则BLOG服务商的广告, 大概意思是说, 如果你的观众只有你自己, 这便是你的私人日记, 如果你的观众有10人, blog就是你的朋友圈, 如果你的观众有100人, 这里就是你的平台, 如果你的观众有1000人, 这就是一个媒体..。当时虽然觉得危言耸听, 但是觉得蛮有道理。自己也写了好一阵blog, 也看了一些, 觉得blog这种东西理性的东西不少, 不过浮躁的东西居多。浮躁的倒不是写博客的人, 而是浮躁的眼睛。

在浮躁的领域里, 我更喜欢把BLOG当成人际交往的途径。早些年我们有BBS和guestbook, 现在BBS也是主要的交流工具。然后我们有了ICQ, qq, Yahoo通和MSN, 我们不断地有了自己的虚拟世界圈子, 当我们发现这个虚拟的圈子和现实世界的圈子有某种必要微妙的联系的时候, 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的需要, 提出了更多的问题, 于是有了BLOG, 有了space, 有了我老婆(Wallop), 有了各种各样的朋友圈网站…

去年注册这个Space的时候, 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程序太nb了, 理念也很好, 界面友好, 是微软一向的风格, 大部分的事情都为你做好了, 尽管用就是了。现在我觉得微软的passport战略真的很好, 这么说吧, 如果世界上就MS这一家ICP了, 那passport就可以描述我们网络生活的一切。虽然现在大家都在做整合, 可是并没有这么好。

长话短说了。写这个帖子主要是为了专门找个地方做留言本:)。每一天我们生活的方式都在改变, 这绝对不知是技术的推动。昨天再次让webto给我发了一个我老婆的邀请, 很酷。科幻小说作者预言了无数生活的巨变, 却很少关注人们交流方式的细节..

我的另一个BLOG叫 晚安 Dreamility , 在那里我的说辞是 晚安, 我是frish, 因为那里是我的个人主义阵地。而这里, 我的第一篇日志叫做”您好”。 因为这是我理性的交流方式的一次全新旅行。

您好 我是frish。很高兴认识你, Leave me a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