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02月

毁灭之路

凌晨两点整,终于看完了《毁灭之路》这个片子,松一口气。看这个片子,就一直在想《这个杀手不太冷》。一个是背负杀妻轼子之仇,带着小儿子去完成生命中未尽之义务,一个是相识全家遭遇屠杀的小女孩儿,帮她报了杀弟之仇。男人的故事,也是孩子的故事,男人终究是要死掉的,在故事结束那一刻,孩子带着希望与遗憾继续他们的人生,所有仇恨过节就此算清,一切归为平静。

这两个故事真得很像! 他们讲的都是男人的故事,粗糙的脸和深邃的眼睛,披着大风衣,提着他们的箱子,拿着枪,很从容的结束敌人的生命,发枪,收枪都那么利落。另一方面,通过孩子,拿枪的男人无声的讲述了温柔与爱,一切都默默地进行。

有意思的是,两部电影里面的孩子都没有杀人。《毁灭之路》里面那个拍死人的摄影师,好像是《A.I》里面那个男朋友机器人,呵呵。

Sleep了..。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淋的鲜血,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生活如大病

再也不说想得病这种风凉话了。

一场感冒,在这个时候,活活把人折腾死,不能呼吸,不能说话,适于丧尽,一切感官,一切触觉都好像在梦境中,真正的梦境中,整个人恍恍惚惚的。没打针只吃了药,还是姜汤比较见效,至少舒服一些了。

再过两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生活的内容再一次被替换,这让我想起了上学期的操作系统课,页面文件的替换,现在我的CPU,就要跑另一个进程喽。如果生活定死在一个进程里,会不会很无聊?如果它不停的转换,会不会很伤感?

这个假期还是什么都没有做,除了和垃圾还有webto拍那个片子,家里,雪地,街上,还挺难忘的。时间过得可真快,想想上学期期末堆到假期的事情,又被我原样堆到开学了,要不是拖家带口的,没准今晚就自杀了 呵呵。

就要走了,人啊。刚回来还觉得这城市怎么这么破破烂烂,要走了就觉得它美丽得不得了。我想人死后一定会有一堆精致的盒子,里面装着每个进程每段时间的内容,就好像系统日志一样吧。那些原本没什么感受的画面,装在精致的盒子里,也让人以泪洗面。也许,正因为如此才有了海洋吧。

快12点了,假期每天都陪小妻子发消息到3点左右,困的不行。今天她在火车上,早早就没了声音,我却睡不着了,精神的狠,大病出愈么? 好多平日里说不出来的话,想说的时候又没有办法说了。真想她啊。

写到这了。不知道躺在床上折腾几个小时才能睡着。最近很少写blog了,可能是生活态度悄悄改变了,我不知道。生活可真折磨人。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