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01月

装星星的小画儿

非常想要一个张装着星星的小画儿。就像梵高的《星月夜》,或者随便一张深蓝色的布,涂一些黄色白色都可以。当然还是想要《星月夜》,那是我最喜的画之一,可是我不要仿制品,因为那只是一个影子,是假的。而我想要的是真实。真实的画在画中的假的星星。

如果是一张随便的画,我希望是别人画给我的,而不是自己画的。最好它送画的时候还告诉我这画儿不是它画的,而是它帮我偷了一块夜色,抓住了那些星星.. 并且告诉我每个星星上都有小人儿,小人儿也整天像我一样消极快乐,整天想要一张装着星星的小画儿..。

天空是一张很大的画儿。是一张会变的画儿。可是那张画儿是那样美丽,那样贵重,让我不敢去拥有,也不能去占有。抬头看看头上那一井夜色,叫做”我的”天空,可是我还不能把它装在上衣的兜里, 或者轻轻碰在怀里。..所以 我真希望我有一张装着星星的小画儿,可以在想看见的时候拿出来看,就是这样小小的幸福。就是这样。

When did you Leave HEAVEN

When did you Leave HEAVEN? …

那要看离开天堂以后去哪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天堂。..总习惯性的想起《Matrix》里面那句臭屁的话,What is real , How do you define real? 是啊。什么是天堂,你怎么定义天堂? 呵呵 可真无聊。其实给今天的博客起的这个题目,仅仅是朋友传的一首jazz的名字。在这样的下午,冷冷的,有这样调皮的jazz可真好。像小猫 呵呵。

高数终于考完了 呵呵,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过, 或者搞不明白,可是已经满脑子的数学思维了。想想这些天的日子,宿舍,床,MSCLUB, 阳台,胃痛,纸飞机, WarIII。日子在基本相同的情况下,过得还真挺快的。当我懒懒的在这里听jazz打字, 忽然(又一次的)意识到,生活已经进入了新的一幕了,不同的场景,不同的时间,看世界的角度也在发生着变化, Christian已经回了国, 伤要毕业了正在写偶像剧,猪有了新的band和女朋友,小mew的胳膊快要好了,log住了院..。而我独自在这个小笼子里,哪也没去,消极快乐的折腾着自己。

功课,钱,项目..感觉自己沦落成一标准的俗人了。Daimen Rice出了新专辑。多久没好好看看电影和小说。多久没幼稚的写字了呢? 傍晚的天空还是那么的美,夕阳下面的城市多么平静,充满希望。我还折纸飞机。我说话越来越罗嗦了。我越来越讨厌和人类交往却越来越不得不。我越来越不知道该如何睡觉越来越经常做噩梦了..

牢骚发完,该睡觉了。还有好多梦想留在天堂里。自己涂的T-shirt, 热气腾腾的pub, 电影小说书。伤那个词可真好,没谱青年。什么时候我也在傍晚的蓝色拱桥下面赖着不走,什么时候我也睡到中午,醒来去旅行,什么时候我也每天晚上弹琴,喝酒,我也在阳台上看着紫色的城市,点一根…。什么时候我也倾斜着走在傍晚的街道上慢慢的走。什么时候我可以随时见到我的小猫,小月亮,整天整天慢慢的过。哪里是天堂?如何定义天堂?

FLYing & PASSingby。

2005-1-3

FLYing & PASSingby。

原来起得晚,和睡得晚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真迷糊,都新的一年了,却感觉没有什么改变。幸福没有多一点,烦恼没有少一点,倒是对于时间的感慨多了一点。 如果是原来的那个frish,如果小pub还在, 也许还会写个”我的2004″之类的东西吧,一定还会看到许多其他的朋友写的”我的2004″..sugar 一定会写,如果晶没有消失,也会写..恩。

终于也去上一次自习了,和leo去一个好大的屋子里, 窗外是伯苓楼的阳台,可以在高处看到学校的样子,可真安静。阳光洒在一幢幢建筑上,有点喜欢这个有点烦恼的小城。傍晚的时候整个世界是紫色的,像张大画,看的有点入神。总有种想跳下去的欲望,总觉得自己能一下子飞起来,有点危险。

想起原来在家,喜欢折好看的纸飞机,从我的窗子飞出去,看看能飞多远。于是和leo折了纸飞机, 比谁的飞机飞得更远。纸飞机出手的那个时候, 新潮澎湃的, 就好像小时候每天睡觉前要故意作那个驾驶太空飞船的梦。纸飞机飞啊飞的..在紫色的天幕下。..最后,它一头栽向地面。

错乱,把自己弄得乱其八糟的,有种神经分裂的倾向,还好我还藏起一些简单和一些简单的快乐。和很多老朋友也都没怎么联系了,不知道他们那里是否有紫色的傍晚,不知道他们在他们的小城过得怎么样?呵..

另外,这个世界上多么荒唐的事情都有。晚上想看个电影。

晚安2004,和你说个简单的再见。喜欢你这个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