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2010

春节这几天,又陆续喝了两顿酒,见了垃圾,说起来能好好喝顿酒,聊聊年轻的时候那些傻逼事儿真挺好。见了小时候的朋友张关,来人吃串喝可乐。和小薰妹妹喝了杯拿铁。晚上见到老大、三儿、五,聊起了当年逃课打游戏那些事儿。一提,十年,大家都挺感慨。

以下是正文。

2010年10月2日 在长春和垃圾小朋友众人喝酒

2010 是丰富多彩的一年,至少是2009的升级版,我昨晚趁着酒意翻了翻2010年的照片,仿佛昨天,只不过照片上的人多少苍老。

珠海:

前几年总去珠海出差。到了2010年,有一次我老板夏老师跟我说,这次去多呆两天,我说行。到了珠海,他说给你租好了一海景房,我说啥,不是出差么。夏老师说嗯,呆半个月好了,然后给了3000块钱费用,说你在珠海买个游戏机吧。于是2010年,我有1/3的时间都在珠海。

这一年我往返于珠海、北京两种节奏里,老板们来珠海,我就回北京,老板们回北京,我就来珠海,天高皇帝远,逍遥又快活。

珠海和北京完全是两个世界。在北京,我一般是办公室最晚走那一个,9点多打车回家,匆匆忙忙吃口饭,看电影弹琴读书,早上起床要人命。在珠海呢,我们走路10分钟的路都嫌远,我们的海景房又成了珠海众的据点,下了班,天黑没黑,都要走动一下。

9点上班,我差不多8点半才起,洗澡洗头,跑到露天大阳台看海刷牙,然后开包豆奶,静静抽根烟,搭同事车10分钟到公司。

房子里陆续搬来了三两同事,大家仿佛回到宿舍,相处愉快。晚上珠海的朋友们就跑到我们这喝酒吃串嗑瓜子,聊天杀人看世界杯。抽烟我就去大露台,偶尔下大雨,我搬个小板凳,听雨看看海。偶尔晚上还会和朋友散散步,享受珠海超市温热的空气。这个城市比北京多了太多生活气息。

XBOX 360 带来了很多欢乐,尤其是房子里有个大号背投电视。夏老师有时候过来打实况,韩老师和付小远有时候来打Halo,我和成老师则是每天一定要开罐饮料一起打战争机器,一打打好几个月。

到周末一定要想想玩点什么,我们几个住客加上正奇决定闯一下庙湾。我这辈子坐露天小快艇第一次坐了这么久的时间,4个小时开到了海岸国境线。这次短行印象深刻,白天暴晒大雨,晚上在小帐篷里露营。岛上海岸这边没有光,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漫天星光。情侣在海里拥抱,家庭在相邻帐篷篝火烤肉。我们4个大老爷们,趁着乘船带来的一箱啤酒没有喝完,借着星光借着手电筒堆沙子玩“小孩儿尿尿”。

那次回来,我脱了一层皮,真的是晒得脱皮。所以说那个时候真的挺年轻,掉层皮没啥事。相比我15年去斯里兰卡,脱的那层皮现在还没全好。

每次从北京回来,我都信誓旦旦,这次要早起在海边跑步,但是我带过去的跑鞋,原封不动又带回了北京。

2010年8月14日,在珠海庙湾岛

我喜欢在珠海的那段日子,工作和生活都有模有样,我的项目进度和我的身体状态都特别好,整个人心率都保持在很健康平稳的状态。金牛那时候也在珠海生活,路爷、廖爷、樱爷偶尔来珠海出差,出来小聚,同事家蹭饭,就是日常生活,很多生蚝啤酒,很多欢声笑语。

后来秋天那阵,我跟他们说我要回北京,可能会换个工作。大家各种送别饭。到了成老师那,他有点失落地跟我说,咱俩的战争机器还没打穿呢。

于是我又延期了快两个星期回北京,一直到游戏通关才走。

2010年8月16日,在正奇老师家蹭饭

 

北京:

到了09年后面和10年,我的大房子又开始热闹起来了,成了大学兄弟的落脚点。巫妖和一娃搬了过来,和我一起分摊房租。瓜比来北京考验,也住到我们这里。后来齐欣也住了一阵。有人来有人走,后来送走了瓜比,又送走了一娃,张晨跟秋海也搬了过来。而我还是这些年不变的二房东。

我这里仿佛又回到了大学宿舍。晚上是网吧,周末一起去超市买菜买可乐。如果什么都不想干,大家就拿着电脑和书腻在大客厅,聊点有的没的,或者交换一下各自公司的小道消息。

2010年周末和一娃与巫妖在家中

说起来这一年我和北京的各种朋友圈子走动也挺多的。一周到了下午晚上,总会收到几个酒局或饭局邀约。内时候不像现在,大家得有个事儿碰个面,要像模像样一起吃个饭。内时候,想你了,或者晚上喝点,就是挺好的理由了。交朋友的话,见第一眼投缘,那这一年怎么也得多见几回,多喝几杯。还会把互相的朋友叫来,仿佛他们之间不认识一下,就特别可惜。

偶尔安静,偶尔疯狂,偶尔文艺,如果赶上周末八九点散了第一场,没准还会打上车去3.3顶楼或者南锣鼓巷和另外的朋友喝杯红酒谈谈心。天南海北的朋友也来,随便一点就找地方吃串,有时候也会去CJW听爵士,大口大口抽烟喝红酒。有时候朋友来家里钻研琴艺打打手鼓,闹得楼下的住户穿着睡衣敲门投诉。有时候也会去Will家,趁他媳妇不在,开两罐啤酒弹琴到两三点。

2010年8月29日,在Will家的文艺小聚

2010年8月29日,在Will家的文艺小聚

假期肯定不在北京了,要去看大山大河,所以每年必去的音乐节从那一年就没怎么参加。但 Live House 还是生活必需品,Mao和江湖以及糖果,有好演出必须关注,也有朋友在那里演出过去捧场,没有预告的话晚上走到二环里面,也要进去看看。在那时候,神经敏感,脑子里总有无数的想法和情绪,没有这些,就没有释放的载体。

回到现在,回家第一件事情是打开电视机。而那时候,开音乐听最近喜欢的音乐,比开灯还要着急。

晚上一个人,弹一个小时琴,一天晚上刷一部电影,偶尔还会写写影评。Blog 从那一年就很少写了。到了晚上,还是觉得有用不完的时间,也不会觉得需要无所事事,放空自己,为第二天的工作积蓄精力。

2010年10月25日,当时的房间

离开:

要说一零年,我真是一点都不墨迹。

和小m璐认识是在网络上,有天周末起床说看电影啊,我说看就看呗,然后梳洗打扮,直奔火车站去天津,俩人看了个电影,又送她回家聊了一路。回到酒店,给猴子打了个电话,又KTV到后半夜。第二天又回学校看了看毕业了几年的校园。那时候回学校还没啥特别的感触,我写到2017再说说那一次回校园的感受。

从珠海走那会儿,我忽然觉得这边的朋友可能很久都见不到了。我先是从珠海坐船去了深圳,见了见格格,见了见迅雷的妹妹和迅雷一个聊到不错的朋友,伟爷和龙虎也都在,我们在酒店喝到起不来。转天,我又一个人跑到广州,见了见科技媒体的不飞总,吃点心。陆陆续续把深圳这边的朋友都告别了个遍,才回到北京。

那时候已经动了要离职的心了。好多这两年圈子里交的兄弟朋友一听说我要换工作,很当回事,给我介绍了很多份工作,我挺感动。在深圳的时候,格格也挺帮我操心,说他有个朋友在找我这样的“进步青年”。回到北京,我就接到了腾讯创始人中一位中国著名的天使的电话,见了面,我那时候还有进步青年的思考和朝气,不敬畏不胆怯,什么都聊什么都说。他说了几个市场的机会,我沿着他说的提了一些想法,移动互联网方向(当时还没这个说法),后来又写了几封邮件给他们把idea描绘清楚。天使大哥说可以拿几百万先试试,自己攒团队,一年时间做成了谈下一轮,做不成他的投资体系有很多工作,挑一个总监干干不成问题。

我回想起来,那时候还是太年轻了,到最后我不太敢要那笔钱,我对自己的学识经历忽然没那么多自信。后来有一次跟Will他们喝酒聊我要不要接这个机会,他说他认识一个人,和我想做的方向差不多。

两天后,我就去银谷大厦聊天了,去小米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

定下来是定下来,我差不多2个多月才去入职。

2018年8月25日,离开广州前的自拍

香格里拉:

09年四五月份跑了一趟丽江,然后又一个人跑了一趟香格里拉。

今年回丽江,下飞机走进古镇,还没到客栈就遇到了老朋友,请我去她店里喝酸奶,和刚认识的流浪者老汪聊情感、聊喇嘛庙、聊音乐、聊诗歌,俩人交换了一下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我才去瓦蓝报道。

阿春他们都挺好,他还是在客栈院子里喝茶玩电脑,仿佛从去年就没动过地方。晚上我去找酒吧歌手小科,我们从五一街喝到狮子山,换了五六个火堂蹭酒喝,听他各个酒吧的乐手朋友说流浪卖艺的故事,喝到走不直路,我说我必须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早上10点,我就坐上了开往迪庆的小巴车。

到了香格里拉独克宗古镇,那时候古镇还没烧。我去了丽江小羽的朋友冷冷的客栈,客栈只有我。那是我第一次踏上高原,我体会着四五月香格里拉冰冷的空气,和稀薄的氧气带来的苍凉肃穆。

下午坐了公交车去松赞林寺,因为不是旅游季,基本包场。我一个人走过每一间寺庙,感受藏传佛教的强烈的表达方式。跟穿着红色衣服的喇嘛聊天,讨论佛的智慧到底是什么。遇到藏族老奶奶说请我吃饭,我还是赶了晚公交回到客栈,又拿着相机去古镇转悠。阿春短信说古镇最好的客栈是他藏族朋友开的,我想过去讨杯青稞酒,他们又帮我解决了第二天去普达措的车。晚上回客栈冷冷他们给我留了骨头汤,听他们聊最近有和尚偷鸡吃的事。

这一天,我一个人背着书包在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走走停停,风景真好,赞叹这样没见过的高原地貌。整个风景区基本上是空的,偶尔遇到一起旅行的人,帮他们拍合影。一天下来七八公里的徒步,我又赶忙坐上了回丽江的最后一班车,路上还结识了一个IBM的朋友,说回到丽江一起喝酒。

2010年12月21日 拍摄于云南

丽江:

说起和小米谈完,等待离职这两个月,我就来气。好几个哥们说,我们有机会得去丽江好好喝一喝。我说那就今年呗,那边我熟我安排,后来一个一个说暂时去不了再等等。到后来小米催我入职,我琢磨,得嘞,明儿就走吧。我把离职手续的事儿让路爷帮我弄,当晚定了机票,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发去丽江,就我自己,最后谁都没去。从丽江回来,他们帮我把离职刚好都办完了。

这次很乖,基本都呆在客栈,只有两个晚上出去和陌生人喝酒。白天晒太阳,晚上帮阿春他们做饭。我从此开始喜欢上了丽江的忠义市场,以后再来,不做饭做菜,也会来这边逛逛。

晚上做饭,我说给你们做个东北菜吧,溜肉段。晚上客栈一个朋友说,夹了一口肉没夹到,芡挺好吃。

在丽江偶遇了深圳的妹妹,请她一起留下和客栈的朋友吃饭,晚上去狮子山看小科的酒吧乐队表演,晚上喝了个差不多。在四方街收到叶子的分手短信,几年感情,几条短信就结束了。送妹妹回束河古镇,然后我迷迷糊糊回瓦蓝,准备赶第二天一早的飞机。

回来那天晚上正好是平安夜,第二天一早,就是我到新公司报道的日子了。

我的假期,彻底结束了。

2010年11月24日,从丽江回来当晚在北京。王小乖拍摄。

其他:

10年想讲的事儿太多了,写得很累,都讲不完。好多回忆,好好整理,深深藏起。

只能说故事特别多,有的不能写,有的不知道该怎么写。

也许写下一个十年,可以再翻出来说一说。

写这些字之前,我翻了翻10年的照片,有一些照片看到了,也会发给朋友。

其实大家一个共识就是:卧槽这特么都这么多年了!这不就是前几年嘛。

朋友还是那些朋友,兄弟还是那些兄弟,只不过有的还有缘分过年能见个面吃个饭,有些微信问个好。父母也还是父母,亲戚里有些亲人已经不在了。

我翻出我爹的照片,坐在电脑桌前,就像今晚他还是在那那样作者。只不过头发又白了许多,老妈也是。而我看自己的照片,感叹岁月不饶人。

跟 Rada 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我说我记得07-10年我长得还可以,她说是相当可以。

我说那我现在呢?她说你对象要是跟你说结婚,你能结就赶紧结了吧!

(未完待续)


附:一些10年的照片

2010年8月4日 小聚。

2010年初在香港维多利亚港。

2010年3月8日去上班

2010年8月24日 广州。

2010年2月19日 在珠海喝的酒。

2018年2月19日 拍的珠海的天空

2010年12月23日 丽江瓦蓝老店 阿春

2010年12月23日 在丽江和古镇音乐人小科喝酒

2010年12月23日 在丽江瓦蓝旧店,拍完这张照片我就准备去做饭了

2010年12月 丽江的朋友们

2010年12月 在丽江认识 流浪者汪勇

2010年12月23日 在丽江偶遇妹妹

2010年9月23日 拍摄于浙江呈坎

2010年11月27日 和Judy。记得那天是Wendy生日

2010年8月23日 回北京前去深圳看格格,照片是伟爷拍摄

2010年11月16日 在北京和搋子

2010年8月31日 在金山大厦的吸烟角,这里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靠谱哥们社交平台

2010年11月21日 跑到去天津和小m璐看电影,然后去学校吃饭

2010年

2010年8月24日 与伟爷和龙湖喝酒到深夜

2010年7月30日 拍摄于后海31Bar

2010年11月20日 在火车上认识的外国朋友

2010年10月18日 在北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