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2009

大年初一,本来感觉一个晚上能写完的十年,发现春节过去都不一定能写完T_T

一方面是走亲访友,写东西只能是等爹妈睡了,一个人静下来慢慢写。

还有就是写起来,就好像好多记忆不写就真会忘了,不知不觉又臭又长。

所以一篇 blog,准备多分几天来写。。

——————

第一天:

08年的最后一天,09年的第一天印象深刻。

新年前一天我因为08那的一些事情失落得不行,跨年晚上我和逊子相约五道口,俩人好像在五道口吃了口东西,然后坐13号线回立水桥我那里,后来逊子说他有一帮外国朋友在三里屯3.3,我们又去了3.3。

到了33,我就觉得我和那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喝了酒短信乱发一通。后来Judy说她回北京了,在望京的朋友家开party,问我们去不去。我们两个又跑去望京,跟judy以及一群陌生朋友喝酒。

09年的第一天就是这样在奇怪的歌舞升平与酒精中过来的,早上醒来,觉得一切挺好,算是个好的开始。

2009年1月3日,在北京诺富特酒店帮Webto搞软件大赛

局:

说起0809的生活状态,不能不提其中一个支线,就是各种各样的饭局酒局。

兄弟局经常都有,簋街五道口,喝到尽兴,倾诉理想聊放松的话题释放日常的琐事压力。行业局隔三差五,聚会的都是圈内各公司的中坚骨干,是个圈子,我能看出来,他们把我当小弟弟,关怀照顾。喝酒杀人,不谈业务。

还有一类局很文艺,比如夏天周六晚11点,都会接到电话,问出不出来喝酒。起床穿衣,熟悉打扮,打车直奔南锣鼓巷,喝到天亮。每次都有新朋友,也都有新话题,我跟Judy以及Wendy两口,就是这样认识的。

从现在的目光来看,周周月月有酒局,感觉不可思议。从家里走出5公里,都觉得费老大劲了,还大半夜去喝酒。可是回想起来,竟然有些羡慕自己。

我觉得岁月消耗我的,不是一个一个故事,而是生活的烟火气。很难再和一些陌生人一杯投缘,又能有聊不完的话题,也很难和兄弟跑到二环的胡同里数酒瓶,然后歪歪扭扭坐地铁回家。

喝酒不是生活,生活也还在继续,但是已经没了生活气。

2009年6月17日,在珠海

出差:

09年出差特别多,而我感觉还不错。北京上海广州,广州深圳珠海,香港澳门重庆成都。

在上海和上海的地主朋友田子坊喝金汤立,朱家角喝黄酒吃新一季的大闸蟹,不醉不归。在广州和媒体的朋友吃点心喝蟹脚粥。在深圳好几次合作没谈咋样,倒是因为业务没啥往来,腾讯迅雷的兄弟朋友交下了不少,还认了个好妹妹。去澳门金牛请我们去威尼斯人看他参演的太阳图案马戏。去香港第一次登上太平山,赞叹城市的繁华鲜艳。重庆解放碑打望,山上吃火锅。在成都,音乐房子莲花府邸慕斯8.8,自己一次住在锦里一个人去莲花府邸还被人请喝酒,每晚音乐好久,我和我的幼儿园发小龙虎自从上大学就没见过,倒是在成都喝了不少酒,最尽兴一次俩人直接扑倒在街上,从抄手店醒来。

2009年10月16日,在成都锦里客栈

珠海经常去,珠海金山的好兄弟们好生招待,而我和路爷则是半夜2点一到酒店扔下行李就直奔老李那边吃烤青口,住在中天,前台 Check in 时一定要每层中间带一排大窗子的房间,不仅能看到珠海金山,还能蹭到公司 WiFi。晚上饿了不用出门,中天的炒牛河那是珠海一绝。如果逊子在,我们晚上去逛情侣路,然后他带着我去小巷子里喝沙式汽水喝豆奶。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那些城市的空气,湿度、温度、城市的花香味。而我仿佛有无限的精力去应付路途奔波,每到新的地方,总会有新的朋友。这些朋友和工作的朋友不太一样。那个年纪不太懂得交人要交心,却能从日常无聊话题中交到真心。可能是什么都不想,反而会比较简单。

我也喜欢这些不同城市和生活方式给我带来的活力,我从一个少先队员变成了靠谱青年。

2009年6月16日,珠海中天酒店的大窗子的房间

2009年9月17日,珠海中天酒店大窗子的照片

2009年9月9日,凌晨喝醉在青岛海边。图片拍摄于刚从海里散步回来。

丽江:

这段经历对我来说珍贵有趣,我对一些朋友都详细讲过,这里就只简单提两句。

这个地方,对很多人有很多传奇,各种相似又各不相同。我则是成都出差,晚上喝醉了酒,话题聊到有这么个地方,我掏出手机就定了张机票。第二天5点多龙虎电我说别忘赶飞机,我才想起来昨天好像有这么个事儿。

到了机场想起还没有住所,电话李小薇,她给了我一个电话,于是我就是这样认识了阿春。

飞机上醒酒,有一个漂亮姑娘从前排坐到我旁边,我一直迷迷糊糊不说话,她又换回了原来对座位。到了古镇万子桥见到阿春第一句话是我饿,阿春给我定了云南米线。

吃完米线回客栈屋里睡觉,4点起床,酒算是全醒了。一个人拿着相机去古镇转,我现在还记得从小只见过高楼大厦对我,走在当年丽江的青石板路是一种什么样的震撼。

然后这3天具体的事情就不多说了,我只想恬不知耻地说,我当年的社交能力不太行,但是被动社交能力还可以,至少还是人见人爱的(对,我知道这么说不要脸-。-)

我从4点走出客栈开始,到飞走的时候留下了十多个标注丽江的电话号码。

我几乎把当时丽江的酒吧歌手喝了个遍,唱歌弹琴,把酒言欢。我和主持人大冰还有一群老江湖在冰屋喝啤酒,听他们讲自己的生命探险。我遇到女孩子隔桌表白,追到机场。蹭酒蹭茶蹭饭,让我感受了丽江朋友的热情好客。半夜2点迷失在空无一人的丽江古镇,每天晚上回客栈都要敲门,这个行为特别让人讨厌。

这3天大概就这么些故事,然而对于一个每天抱着笔记本的宅男,这开启了我一扇新的大门,所以09年是我的去野元年。我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喜欢一个人旅行,开始知道原来生活有这么多种过,学会体会那种空气中特别细微敏感的美好。

如今丽江,好多朋友都已天南海北,写到这里,我还是有点想念那个地方,想念那里的花、酒和那些有趣的朋友。

2009年10月18日,在丽江。

丽娟:

丽娟又名美丽卷,丽娟是我起的名字,美丽卷是小叶子嫌弃这个名字起的。

美丽卷是小叶子在小区里捡的一只猫。我也是写到这里,翻起照片,才想起来我还养过这一只猫。

我和猫的关系一只是冤家情人,美丽娟也是。那一年有一个画面印象深刻,那是一个工作日的傍晚,初春,天刚刚黑,藏蓝色。家里的地板上摆满了洋酒瓶装着的蔷薇雏菊,空气中飘满了百合香。我和小叶子靠在窗前,美丽卷靠在我旁边。

我记得那时候我们说,日子真美好。

也是09年,美丽卷回长春做绝育,感染,逝于肠套结。

从那以后我一直回避养猫,也觉得给猫做绝育特别违反天性。

2009年4月19日,我和奶猫美丽卷

其他:

09年应该还有不少事儿,我只记得那年过得丰富多彩,工作上进,还有生活气息。而我现在好多都想不起来。

所以说这几年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一晃一年。是不是值得记住的事情越来越少?是不是故事越来越无聊了?我不知道。

我尽量写这些回忆,不写得太过矫情和怀旧主义。但是我真挺害怕时间越过越快,故事越来越少,而我从无知敏感变得麻木古板。

(未完待续)

—————————

附 09年一些照片:

2009年9月19日,和Webto路爷老廖金牛在澳门

2009年6月11日,北京,在家

2009年6月11日,在家练琴

2009年9月13日,珠海888街盅烤生蚝,珠海据点之一

2009年,大家都搬走了,我成了这个Party大house唯一的房客。

2009年6月20日,和路爷Webto顶着禽流感前往香港。

2009年7月4日,和韩律师周末一时兴起相约游泳,北京

2009年和路爷在火车上,樱爷拍摄

2009年6月19日,珠海出差回北京前,被拉着和很像我的殴总合影

2009年7月17日,出差前夜去剧组探班王小蹦,时间应该是晚上8点

2009年7月17日,出差前夜去剧组探班王小蹦。这张是Rada拍的我。

 

2009年3月17日,金山毒霸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