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2007-2008

今年是2018年,去年是2017年,十年前是2008年,十年前一年是2007年。
就在去年,大学十周年返校聚会,慢慢被磨平的时间刻度忽然清晰起来。
就在去年年底,忽然就特别想写点东西。
其实也不知道写点什么,因为基本上,都忘了。
挺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变化:
世界在变,朋友在变,我们在变。
变化不喜不悲,都会变化,遗忘或多或少,总会忘记点什么。
可怕之处在于这个一不留神。
一不留神物是人非,我忘了我是谁。

说一些还能想起来点片段吧,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运气不错。

2007
这是挺好的一年,这一年我120多斤,据说是个帅哥。

我从天津与大学最好的几个兄弟在南开西南村租了个房子搞美意网,3猫1狗5、6个人。
4月1日愚人节那天天气挺好,我背着一把Ibanez rg470,一个吉他音箱,一个行李箱,坐着T字头点火车来金山公司报道。我现在还能记得当时的一个画面,我穿着一件杰克琼斯的白衬衫,衬衫很干净。当时四环那边有个桥,我从知春路站下车,都不知道怎么把这么多东西一口气带到北京的。

公司宿舍在展春园小区,每天下班我一个人穿着衬衫从宿舍逛到五道口,走到五道口再走回来。当时手机长途费还挺贵,我一般在路边电话亭给 Peri 打个电话,然后回去睡觉。

再后来没多久,我和 Webto 与毛十八一起在立水桥租了一个很豪华的房子,从此在北京的居住地就再也没离开这方圆 5 公里。我们那一年都是宇宙中心的常客,Lush PPG 西门烤翅,喝个烂醉还叫嚣和人打架。社交活动可比现在丰富多了,每天见不过来的兄弟喝不完的酒,理想抱负全在酒里。

工作上是个愣头青,你不行他不行就我行,挡不住的想法藏不住的才华。大老板小老板都是大姐姐,欣赏我提点我照顾我。大哥哥小哥哥相处都在吸烟角,烟抽得勤人缘好。

好像是在 6 月我就回学校答辩了,毕业设计基本不用做,我和我那一票哥们直接拿美意网出来就行。白天给美意网帮忙,晚上我记得的画面,不是张凯就是伟爷光着膀子在满是怪味的客厅抽着烟印T恤,小欣欣则是一回到房子就破口大骂又和哪个客户吵架了。三天两头一次KTV,喝到开心喝到流泪喝到天亮,一晚上加3次包间费直到天亮,每天都是送别日。

和小昭也是在那个时候好上的。晚上我们拉着手从美意那个房子走到新开湖走到医中心再走回来,那是我第一次有“大学里谈恋爱”的感觉,虽然已经快毕业了。能想起来有个画面,是10点多在西南村,我说钱不够用,她说她有1000块,给我500块好不好。那是最好的一段时光,后来一路吵过来,好像是那年10月份吧,我们就分手了。后来她婚礼问我去不去,我说当然不去。再后来好好说话,就是前几年了。

Peri 在那一年来过几次北京,那一年我们去流行音乐节看Pata看崔健看与非门看纽约骚逼看NIN,我带着她逃了2天的票。

那时候9点上班,7点起床。我和Webto一起赶城铁,有时候我蒸速冻早餐,有时候我们城铁门口买鸡蛋灌饼,有时候到了五道口站还能吃个KFC早餐,路上他玩NDS我玩PSP。最不济那阵,我们会匆匆赶上打卡时间,然后去休息间买俩泡面。

年底的时候,大王给我发了个短信,说年终奖给我6000,上班年底还有额外奖金,我挺高兴,感恩戴德。我当时回复她说:“发财了,谢谢领导!”

过年回家,长春的酒局特别隆重,两三个人到了后半夜能攒成个十人大局,新老朋友酒瓶见证,我们以年为号,天长地久,说每年都要这样喝一次才算过年。在2007年来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按今天看,远亲近朋,上下老小,人能聚齐了就是缘分了。

2008

08年毛十八搬走了,张凯跑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后来墨羽也来了。那是很开心的一年,我们的房子很热闹,超大的客厅,有些老友记的感觉了。

客厅像网吧,每天晚上回家叫嚷着玩 Battle Sea,几个人一起开黑,然后一起被虐。各种哥们兄弟来来往往,我们的大客厅就是超级据点,好酒随时备,吃喝靠外卖,客厅烟雾缭绕。

墨宇是老大哥,在我们这落脚构思他在深圳的钻石创业生意,灌输进步思想。我记得有一天他拿一本保时捷册子,跟我说帕纳梅拉有多牛逼,说人生第一辆车一定是保时捷,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受用的理想主义。我们喝酒抽烟打游戏,如何改变世界也是客厅的一个分支话题。

那个房子的客厅有一个朝西的大窗子,那一年的这些记忆都很暖和。回想起来,我觉得人生美好,就像 Fight Club 里的愤怒乌托邦,就连墨宇带着张凯他们几个远行深圳,我都没想过这样的日子对于我来说,慢慢地变得一去不复返。

这一年最常听的一张专辑是 Coldplay 那张 Viva La Vida 和 Radiohead 当你那张,我最喜欢都两首歌是 Strawbery Swing 和 house and card。因为一些原因 Once 的整张原声是不能再听了,连着一起好几年没再听过都是飞机男那一张。

这一年还是会一个人看着 the Last Live 流泪,还爱听涅槃那张不插电。每天都练琴,练会了 Jerry C 的 Canon Rock,但是已经不太听重金属了,也是写这些字才意识到,什么时候离那些音乐越来越远了。

那一年还是会做设计,夜深人静不写点 blog 浑身难受。大家都搬走的差不多,我一个人住在120多平米点房子里,七八点从公司回到家,我会把台灯搬到变得很空的客厅,泡一壶茶,搬一大摞书,找张专辑,抽几支烟,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一晚上书。后来为了躺着看书时喝水方便,我还特意买了个带弯折吸管的杯子。

到了夏天,小区有林有水,还会拿盒烟搬本书去院子里看书。

这个好习惯坚持了小半年,后来一个人静静的时间少了,很难再有这样的好习惯。十年下来,我觉得全靠那段时间读这些书了,全用上了。多了也没有了。

(未完待续)

十年:2007-2008》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